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以后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8:59
  • 人已阅读

  那个值得我去争取的男人

  

  爱情没有阶级之分,但是,选择爱情得分思想层次,人只可能找在同一思想层次的人做配偶。

  

  以上,是我在失恋两次后悟出的道理。

  

  于是,当我遇见金思远后,我决定采取自创的情场战术:先摸清楚金思远是否与我在同一思想层次,值不值得我去争取?如若不是,立即换人。

  

  经过为时两个月的摸底侦查,我发现金思远的爱好与我一致,且我们对某些时事的观点也惊人的相同。更重要的是,他同样坚信爱情是没有阶级之分的。一句话概括:金思远的思想层次与我非常合拍,他就是那个值得我争取去爱的男人。

  

  可是,亲朋好友都认为我是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。具体一点说,长得比较拖慢网速且耗内存、出身农村的我是癞蛤蟆;某政府单位的公务员、父母均是高知、家境尚算殷实、帅得能惊动老中青妇女眼球的金思远是天鹅肉。

  

  好友A劝我:“文娜,那个高富帅金思远,一看就不靠谱,你搞不定他的!”

  

  亲戚B劝我:“小娜,门当户对很重要,我们高攀不起金思远那种人家。”

  

  同事C劝我:“如果你非要不管不顾地与他搅和在一起,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……”

  

  总之,所有舆论的统一口径就是:文娜,你必须对这场爱情执行缓刑,以待验明真命天子后再发落。

  

  我对所有的劝说不置可否。反对者们越是劝我,我越爱金思远。我反问他们,然后自答:高富帅就一定花心吗?如果金思远是四处风流的花心男,绝对不会通过相亲来认识对象。矮穷挫嫁高富帅就一定是苦日子吗?姐不信!姐偏要嫁得好、过得好!

  

  反对者们纷纷摇头,而我,豪言壮语之后,不得不承认,我仍然摆脱不了矮穷矬的小担忧:世界上的天然美女、人工美女一抓一大把,我不花点心思,不自信,如何让金思远肯娶我?

  

  于是,我报名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,学礼仪、西餐、舞蹈、化妆、美容,努力Keepfit,付出很多心思。

  

  半年后,金思远向我求婚,我问他:“你真的想好了要娶我这个癞蛤蟆吗?”

  

  金思远说:“你不是癞蛤蟆,你自信、勇敢、性感,我爱你,娶定了!”

  

  我舒心地笑了。看,这就是与我同一思想层次的人!我们是最佳配偶!

  

  他的情商在卖萌

  

  婚后,金思远把财政大权交给我,宠我且非常尊重我的父母,时常对外夸我是难得的好妻子。我心里直乐,觉得自己就是矮穷矬女人的励志榜样。

  

  婚后一年,女儿出生。女儿满月后,一晚,我和金思远一起看电视。突然,他指着电视屏幕上一个已婚已育的女明星,貌似开玩笑地说:“她从前多好啊,可生了孩子就变成这样了。哎!文娜,你可千万别成为黄脸婆,否则我伤不起!”

  

  我一个激灵,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渐渐凸起的小腹,意识到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Keepfit了。忍不住想,当初我是凭自信和好身材俘虏了他,现在,即使生了孩子,也不能忘了扮靓啊!

  

  于是,我又开始健身、纤体、学习服饰装扮。结果,产后忧郁症、产后暴肥与我绝缘。有一晚,金思远和我亲热后,抚摸着我的身体,深情地说:“老婆,我一直以为生了孩子的女人是松下、联想,没想到你仍然是日立、奔腾,你太棒了!我爱你,爱你一万年!”

  

  我捂着嘴偷笑。原来金思远的情商也有卖萌的时候,但是,我喜欢!

  

  然而,好花不常开,好景不常在。

  

  结婚第二年,公婆陆续因高血压和糖尿病住进医院。虽然公婆有医保,但是,渐渐,金思远对我的花销有了怨言。

  

  一天,在外地工作的大学同学来访,暂住我家。第二天周六,我陪着她逛街,她没买什么,我却买了两双最新款的鞋子和两套裙子,回家后,迫不及待地穿起新衣新鞋,请金思远评价。

  

  没想到,金思远跳起来,大声指责:“文娜,你懂不懂得囤粮防饥?就不会节俭一点吗!万一我们或者爸妈有什么事情急需钱,怎么办?”

  

  其实,我明白金思远的话,但是我生气他不顾我的感受,当着我同学的面责骂我,我能认输吗?我也跳起来:“不就是两三千块钱吗?我加班加点赚回来给你,可以了吧!”

  

  说着说着,我就使了小性子,流了泪。金思远一见,赶紧向我道歉。后来,同学说没想到其貌不扬的我,竟然能把这么帅的老公管得头头是道,我真厉害。

  

  我笑,自信和自得不由得又增加了几分。

  

  谁在消耗谁的能量

  

  这次关于新衣新鞋的小胜利,在后来的日子中,催生出更多的胜利。

  

  比如:金思远想宴请几位旧友,当作融洽感情。我反对,说他那些旧友都是在职场上混得不好的,帮不了他的事业,他应该学会和能力强的人交往。

  

  比如:公公住院做心脏手术,金思远认为他有一部车便行了,想把我的车卖了援助公公的医药费。我反对,我说自己突然变成“11路”车,不被亲朋同事们笑死才怪。

  

  又比如:我和亲戚朋友交谈时评点对方的生活,金思远便私下里批评我,说不要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,我反驳他说我这是在提点别人的生活质量……

  

  很多看似平常的事情,在我们一次次的争执辩论中,我总是以胜利告终。渐渐地,我更加确信,我能掌控我的婚姻、老公和幸福。

  

  然后,我自然往更深一层去想:掌控婚姻、老公、幸福靠的是什么?除了自信,必须拥有丰厚的经济基础。我不能只花金思远的钱,我还要努力成为一个会赚钱的女人。

  

  我与朋友合股开了一家美容院,努力保持对生活的冲劲,想着要过得好、不能被人小瞧。但却忽略了一个情况,那就是:金思远在悄悄地改变。

  

  金思远极少再和我辩论,时常独坐一隅,且身体一反常态,开始时常感冒发烧、闹胃痛。金思远病了,我就得照顾他。

  

  开始时,这种照顾甜蜜、新鲜。后来,滴酒不沾的金思远又喝上了酒,经常醉醺醺地回家。酒醉后他也不闹,光顾着吐。一地的脏物,我捏着鼻子清洗,几欲作呕。N次之后,我开始痛心疾首:“天啊,我怎么嫁给了一个酒鬼?”一边骂自己,一边恍惚看见亲朋们在指指点点地笑话我。

  

  我哭了,这不是我想要的婚姻和男人。想起白居易的诗词,“整顿衣裳起敛容”,我暗下决心,必须整顿婚姻,包括整顿金思远的一切。

  

  整顿某事与某人,是需要能力的。我自信我能。但是,我并不知道,太过自信就是自负,不仅惹人讨厌,也消耗旁观者的自尊和能量。金思远对我的不满渐渐累积,终于,在婚后第三年的春节,他的不满全面爆发了。

  

  大年三十早上,金思远说公公那边有一个亲戚失业后开了一家火锅店,他打算年三十晚请我爸妈和他父母去火锅店吃年夜饭,当作支持亲戚。可我已预订了一位朋友新开的酒店吃团圆饭,朋友的阿姨是一个大企业家,将来有可能关照我的美容院生意。

  

  金思远便说:“文娜!你什么时候变成不体恤亲情、贪图功利的女人了?”

  

  我很生气,我说不是我不体恤亲情,我只是希望日子越过越好,“我们应该要有那种能彼此激发对方能量,彼此帮助对方,以及给我们增加更多经济利益的朋友和亲人。今晚的团圆饭,到我朋友的酒店吃!”我非常自信地说。

  

  金思远冷冷地看着我。良久,他说:“你自负得令我恶心!你是不是认为我现在没有被你消耗的价值了?如果是这样,咱们离婚好了!”

  

  金思远甩门而出,留下目瞪口呆的我和号啕大哭的女儿。

  

  幸福的真正开始

  

  整整半天,金思远玩失踪,手机关机,也不往家里打一个电话。

  

  我又委屈又心急如焚!

  

  我哪里自负了?我真的自负到令他恶心?他真的要离婚?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想起金思远甩门而出前冷冷的眼神,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冷漠,心里一颤,突然担心起婚姻的未来,忍不住抱着女儿哭了。

  

  后来,我和女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再醒来,金思远正坐在我身边,望着我发呆。而窗外,天色渐黑,女儿仍然沉睡。

  

  我顾不得许多,赶紧抱住他,问:“老公,我怎么自负了?你真的要离婚吗?”

  

  他说,当初,就是因为我拥有让自己、让婚姻幸福的自信能力,他才爱上我,娶了我。他还说:“但是,现在,你变了,变得不懂得在何时放弃自信、何时紧紧抓住自信,你的自信变成了自负、贪图功利,令我时常感觉不舒服,感觉我们已经不在同一思想层次上。”

  

  金思远去厨房弄吃的,我却枯坐在床上,思索金思远说的话。

  

  想起与金思远结婚的初衷,是嫁得好、过得好,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我努力掌控自己的爱情和婚姻,保持高度的自信心。但是在进行的过程中,太过于关注自己,太自信于掌控幸福,自信变成了自负,迷失了自我,忽视了金思远的需求,以至于单方面地消耗他的能量,而不是彼此滋养,彼此支撑,所以,得到的所谓幸福只是表象。

  

  一念至此,真是醍醐灌顶!

  

  这时,女儿醒了,张着双手直喊:“爸爸,我要爸爸。”金思远从厨房小跑着过来,一边答应着一边抹去嘴角的油迹,抱起女儿,冲她直笑。

  

  我的双眼潮湿了。其实,我是多么爱他,爱他的高富帅,更爱他的温存宽厚。我应该立即纠正自己的错误,不能就这样失去他。

  

  我扯了扯金思远的衣角:“老公,年夜饭你来订,我听你的。”

  

  金思远惊讶地看了看我,犹豫地问:“那么,我们就出发吃火锅去了?”

  

  “你说了算,听你的。”

  

  他笑了,腾出一只手,一把搂住我。这下,我和女儿都在他的怀里了。我突然感觉,这才是我们最亲密的一刻,这才是幸福的真正开始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